首頁 > 歷史穿越 > 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 > 第136章 顏兒,該和我回去了
繁體切換

第136章 顏兒,該和我回去了

類別:歷史穿越     作者:言慕歌     書名: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父親不由得笑了起來,重重嘆了一口氣,思慮良久后,緩緩道來:“我的親生女兒,兩歲不到,就死了。茵云那個時候是早產,孩子生下來身子就不好,小景跟我說,可能挨不過三歲,他用了很多法子,都...無濟于事。但是我們都不敢告訴茵云,她生下孩子后身子也孱弱,整日整日的昏睡。”

    我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父親口中的小景就是慕景,從前只聽母親這樣叫他,倒是第一次聽父親這樣說。

    “后來孩子終于不行了,我騙她說,小景找到了一味良藥,可以調節孩子的體質,但是要先去一趟桃花村,茵云沒有懷疑,我和小景救直接抱著孩子就去了桃花村,當時顧著茵云身子太弱,怕她承受不住,想著能瞞一陣是一陣吧。”

    “只是...剛到桃花村,孩子就沒了,咽下了最后一口氣。我難受了一個晚上,后來我和小景在桃花林,將孩子埋了,第二天一起去喝酒,恰好...在巷子里一個乞丐堆里,看到了一個沒人要的孩子,聽那群乞丐說,是晚上的時候,被人放到那里的,應該是被人遺棄了不要的。”

    父親說到這兒,四哥忍不住打斷了一下,“那個...顏兒,我們沒有丟棄過你,應該是個意外。”

    父親笑道,“自然不是你們丟棄的。不過那個時候,我和小景都不知道,那個孩子一直啼哭,我一抱起,她就不哭了,還對著我笑。我和小景先是將孩子撿了回去,還讓人去附近打聽,有沒有哪個人家丟了女兒的,想著能做一件善事也是好,別讓這孩子孤苦無依,但是半個月下來,沒有結果。”

    “我是怎么也不會想到,孩子會是北涼的。”

    “所以我和小景都認定,那確實是被丟棄的,于是...索性就將那孩子撫養了,那孩子身上,還有一個玉佩,上面刻著一個顏字,我以為那是她的名字,就還給她取了一個小字,沐顏。”

    父親說完,從身上掏出來一枚碧色玉佩,我還沒看清,四哥就走過來,一把拿過,嘴中念叨,“是,這是阿娘放在她身上的,我小時候還見過。這玉佩,我和三位兄長,還有從前的若憐,身上都有,都刻著自己的名字。”

    原來,我本就是叫玉顏的。只是那時候我丟了,娘親他們也就那樣喚著若憐了。

    明明是我的東西,長這么大卻從來沒見過,現在父親難得拿出來了,卻又被四哥搶去了。

    四哥再次坐下,父親還在繼續說,“只是那孩子、身子抱恙,而且她身體里,還用過不少丹藥,這種情況,小景很熟悉,說她用過水玉山莊的藥,只需要用玉靈珠,就可以徹底調解。”

    “小景就去告訴茵云,玉靈珠可以保孩子的命,說來也真是太巧了,東方陽前輩生前,就將他手里的那一枚玉靈珠,給在了茵云手里,茵云將他拿給小景,封印在了孩子體內。”

    “但是那孩子體質特殊,體內有玉靈珠,導致多年來,一直病痛不斷。我和小景那時候又怕婁家和慕容家會知道玉靈珠的消息,我對外宣稱,繾兒身子不好,送去了鄉下撫養,也和小景一起騙了茵云,說繾兒已經沒事了,只是身子還很弱,需要慢慢調養。”

    父親說著,看了我一眼,捏了一下我的手,繼續道:“若憐比繾兒小了差不多一歲,我和小景怕茵云發現,也沒讓她有機會看到孩子,等到四五歲的時候,才讓她去桃花村見到,那個時候,也分不清到底是多大。”

    “直到八歲那年...”父親瞥了一眼榭昀,“我怕慕容家注意到,將若憐接回了京城。”

    他說著又看向我,“茵云疼你勝過一切,偏生你越長大,越和蓁兒相像,她也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也算得上很巧了。”

    “我擔心著,你體內的玉靈珠,所以這么多年...恨不得不讓你見外人,生怕會有人因為玉靈珠對你不利。”

    我打斷道,“父親,您不用解釋,我都明白的。”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知道,我對你,實在是算不得好。”

    我沒有再說什么,腦中卻閃過無數的疑惑,我怎么會流落在南越的?南越和北涼隔得這么遠,又怎么會被丟棄在乞丐堆里?

    我不由得看向四哥,他抬眸,也注意到了我的眼神,慢慢抿了一口茶,淡淡道:“顏兒,我們真的沒有丟棄你,阿爹告訴過我,你聽我給你解釋吧。”

    我點頭,“好啊,你說啊,我們都聽著。”

    四哥開始一一道來。

    如翛陽所言,當年阿娘生下我和若憐,沒有對外稱有兩個孩子,阿爹見我身子越來越虛脫,抱著我去了水玉山莊,請求若萱前輩想辦法。

    阿爹將我放在那里一個多月,若萱前輩想了很多辦法,給我用了幾味藥,但是都沒辦法保命。

    阿爹來接回我的那晚,水玉山莊出現了亂子,有好幾伙賊人同時攻了進來,搶奪東西,其中就有人沖進了屋子,將我給抱走了,阿爹追了一路,到最后追丟了,那伙人恐怕也不知道自己抱走的是儼親王府的孩子,是有些怕了,直接就連夜逃去了南越。

    虧得阿爹在北涼搜查了半月,結果當然是連我的頭發絲兒都沒有找著。

    但是最后那伙人不知道是怎么的,就直接將我丟到了京郊一處乞丐堆里。

    幸好,那個時候被父親給撿著了,不然到現在我肯定是連根骨頭都不剩了。

    說了好大一堆,什么都說清楚了,我也都知道了一切,又覺得困了起來。

    榭昀一眼看出了我的倦意,起身柔聲說道,“時間不早了,咱們該回去了。”

    四哥也起身,“顏兒,該和我回去了。”

    “...”

    “...”

    “...”

    我當真是恨不得當眾錘死他!這是在說什么?...

    榭昀忍不住一笑,對我輕輕挑了一下眉。

    ...這兩個人,今兒就是一起過來特意讓我難堪的嗎?

    父親像是剛反應過來四哥話的意思,伸手捂了下嘴,輕輕咳了一聲。

    “那個...”我忍不住出了聲,“父親,興儀在府里嗎?”

    父親點頭應道,“在啊。”

    “我想去看看她。”

    四哥連忙應和,“那成啊,我和凌公子,在這兒等你。”

    ...

    我一點不想理會這兩個人,應了父親一聲,抬步就走。

    府里這個時候很安靜,我直接去了興儀的院子,剛到門口,就撞見了往外走的她。

    她見到我,驚了一下,嘴唇微微顫抖,像是要說什么,但是又止住了。

    我笑著叫了一聲,“興儀。”

    她微微低下了頭,“郡主?你怎么來了?”

    ...怕是方才情不自禁想要叫姐姐的,但是又反應過來蘇繾兒已經不在了,這丫頭,真是讓人心疼。

    我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眼眶一熱,又是幾滴淚水落了下來,輕聲道,“興儀,我好想你。”

    她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整個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從嘴里吐出幾個字,“那個...郡主...”

    她輕輕推開了我,“郡主,你怎么了?”

    我搖了搖頭,“我有話跟你說,方便帶我進屋去嗎?”

    她不知所然的點了點頭,瞥了一眼里面,應道,“嗯..好...可以,走吧。”

    我琢磨著應該怎么跟她說,應該說多少,要不要全盤托出...

    她推開門走近屋子,讓我坐下,給我倒了一杯水,隨即慢慢坐在了我旁邊,問道:“郡主,你是特意來看我的嗎?”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該怎么跟她說,我就是她姐姐...

    “郡主,你怎么了?”

    我將杯中的水一飲而下,看向她,木然道,“興儀,你不是一直都很想我嗎?我也很想你。”

    “...”

    意料之中的沉默。

    她一臉愕然地看著我,心里恐怕以為我今天是哪根筋搭錯了,一時間又說不出話了。

    ...我又皺眉道,“那個,興儀...其實,我剛恢復記憶...”

    她整個眼珠都瞪大了,萬分震驚的看著我,“你說什么?”

    我深深呼了口氣,解慢慢釋道,“兩年前,我跳下忘情湖,被翛陽所救,失去了記憶,不記得從前在南越的事了,也不記得,我就是蘇繾兒。我前段時間剛剛想起來,所以就來了南越,找翛陽問了清楚,今天也是特意來找看父親母親...還有你的。”

    “...你說,你是我姐?”

    我點了點頭。

    “那...你也和父親相認了?”

    我又點了點頭,“是,剛剛和他說完話,迫不及待就來找你了。”

    興儀微微低頭,什么都沒說,只看到淚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滑落,也不知道是信了還是覺得我在框她。

    我連忙伸手抹了抹她臉上的淚,笑道:“傻丫頭,哭什么呢?咱們姐妹重逢,你應該開心才對啊。”

    她又重新看向我,“你...你說的第真的嗎?你沒有在騙我?你不是在逗我玩的吧?”

    我沒來得及說話,她又叫了起來,一把抱住我,“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死的,我就知道你還會來找我的。”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