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前任無雙 > 第三六七章 三個時辰之內
繁體切換

第三六七章 三個時辰之內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躍千愁     書名:前任無雙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沒等多久,身穿黑斗篷遮臉的孫啟尚到了,后面還跟著兩名隨從。

    孫啟尚一進辦公室便掀起了罩著臉的連衣帽,秦儀趕緊行禮,“見過孫司座!

    “不用多禮!睂O啟尚抬了抬手,目光環顧辦公室的環境,又道:“另找個適合談話的房間!闭f罷又翻起帽子罩頭遮臉的。

    鬧這么神秘,秦儀內心狐疑,但還是伸手道:“請跟我來!

    一行出了辦公室,就在助理室最里面找了個小房間,領路入內的秦儀轉身問:“這間如何?”

    孫啟尚揮手示意了一下,兩名隨從立刻左右上前,快速對小房間進行檢查。

    確認沒什么問題后,兩名隨從回來點了點頭。

    孫啟尚這才從斗篷里拿出一只光幕播放器,放在了桌上,轉身對秦儀道:“你們自己談吧!

    我們自己談?秦儀目光盯在光幕播放器,似乎明白了點什么,問:“敢問司座,是什么人?”

    “見到了,你自然知道!睂O啟尚多話沒有,從秦儀身邊走過,伸手對白玲瓏示意了一下,“我們出去!

    白玲瓏看向秦儀,見秦儀點了點頭,這才跟著一起離開了。

    出門的孫啟尚親自把門給關上了,又示意大家一起走遠點守著,不讓人靠近那間房間。

    房間內沉默了一陣的秦儀慢慢伸手,摁下了光幕播放器的播放摁鈕,立刻彈出了一道光幕。

    光幕里面黑乎乎了一陣,又驟然一亮,出現了一座空間不小的石室,有桌案,墻上還懸掛有地圖,甚至還掛有一副仙庭高階人員的戰甲。

    這一切都意味著即將出現的人的身份不簡單,秦儀想努力看清地圖是什么地方的地圖,好判明對方的身份。

    然距離太遠,根本看不清。

    正這時,光幕里突然傳來一個男人沉穩的聲音,“你就是秦儀?”

    秦儀略怔,沒看到光幕里有人,應聲道:“是,尊駕是?”

    話落,光幕里也慢慢出現了一個身材魁梧漢子的身形,手捋胡須,眼瞼開合間睥睨出威儀,不是別人,正是寂澎烈。

    寂澎烈語帶威嚴道:“你不認識我很正常,這里,羅康安之前來過,荊棘海大軍指揮中樞!

    秦儀略驚,能在荊棘海大軍指揮中樞擺譜的還能有什么人?當即試著問道:“您是寂神君?”

    寂澎烈:“秦會長好眼力,不錯,我是寂澎烈!

    秦儀絲毫沒有懷疑對方的身份,能讓孫啟尚神神秘秘親來,還那般謹慎的,應該是了,當即恭敬行禮道:“秦儀拜見神君!钡皖^時,目光閃爍不定,已經大概猜到了點什么。

    寂澎烈嗯了聲,“秦會長不必多禮!

    秦儀又問:“不知神君顯露神跡,可是有何吩咐?”

    寂澎烈:“我聽到外界有些謠言,說什么是我在阻撓秦氏的副會長羅康安帶回幻眼,簡直荒唐。秦會長,這事你怎么看?”

    秦儀目光略閃,回道:“的確荒唐,謠言就是謠言,當不得真,神君不必介懷!

    寂澎烈捋須頷首,面色舒緩了,“但是人言可畏啊,有些事情必須要以正視聽。是非如何,你秦氏身為當事人,若是不吭聲,容易讓人誤會!

    秦儀道:“我聽聞羅副會長在幻境還和神君聯手剿滅過反賊,可謂配合默契,神君怎么可能對羅副會長不利。有圖謀不軌者懸賞十億謀取羅副會長性命,若非神君庇護,羅副會長也不能這么快、這么順利將幻眼帶回秦氏。這才是真相!”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方便,寂澎烈臉色浮現出笑意,問:“那秦會長準備怎么做?”

    秦儀:“秦氏會聯系闕城視訊,對羅副會長進行一場專訪,以正視聽!

    寂澎烈:“一些宵小蠢蠢欲動,時間不等人吶!”

    秦儀:“神君放心,我立刻邀請闕城視訊的攝制組前來,羅副會長也會立刻到位,該怎么做,秦儀這里會安排好!

    寂澎烈:“要多久能看到結果?”

    秦儀思索了一下,給出了保證:“三個時辰之內,闕城視訊會播出結果!

    寂澎烈:“好!很好!那本神君就等闕城視訊的節目播出。記住,這事要快,事先不能走漏風聲!

    他很清楚,這事一旦事先走漏了風聲,必然會有人出來阻止,就如同他對秦氏施壓一般,也會有人出來對秦氏施壓,不讓秦氏干這種事。阻止的人絕非什么為了公平正義,而是要故意搞他。

    在仙庭朝堂上,想看他熱鬧的有之,不希望他好過的人有之。

    所以要快,要趁有些人還沒反應過來把事給搞定。

    秦儀感受到了他的急迫,明白了這事對他一定很重要,應下:“是!

    寂澎烈甚是欣慰的點頭,“秦會長年輕有為,我相信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誰都不會計較,我也相信秦氏一定會前景遠大,以后有什么困難,可以聯系我。好了,秦會長忙碌,本神君就不打擾了!

    他也的確很欣慰,沒想到秦氏這么識相,連威逼的話都省略了。

    秦儀拱手:“謝神君謬贊,恭送神君!

    光幕里,寂澎烈的哈哈笑聲傳出,又戛然而止,光幕里陷入了黑暗。

    秦儀慢慢呼出一口氣來,沒想到這等層次的人物居然會親自來跟她聯系。

    伸手關了光幕,她轉身走到門口開了門,對回頭看來的孫啟尚點了點頭。

    孫啟尚立刻快步走來,低聲問:“談好了?”

    秦儀點頭,“談好了!

    孫啟尚:“今天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沒有來過秦氏,我也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知道我來過,該怎么處理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會插手!

    秦儀:“明白!

    孫啟尚立刻進屋,取走了光幕,一刻都沒有逗留,也不讓再送,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突然來,突然走了。

    秦儀又立刻轉身回了那小房間,摸出手機直接聯系上了秦道邊,“父親,今晚的家宴撤了吧,改天再進行!

    秦道邊不滿的聲音傳來,“你有事忙,不來就算了,這里我自會招待!

    秦儀:“火神寂澎烈剛才直接聯系了我,這事不要對外張揚,否則我秦氏怕是要陷入那些大人物之間的爭斗,到時候洛天河也罩不住!

    一旁的白玲瓏明顯吃驚不小。

    “什么?”秦道邊大驚失色,“他聯系你作甚,難道這個關口還敢公然找秦氏麻煩不成?”

    秦儀:“這事回頭再說,把電話給羅康安!

    “好,你等等!鼻氐肋叺穆曇粝Я,沒一會兒,傳來了羅康安的聲音,“會長,有事吩咐?”

    秦儀嗯道:“羅副會長,抱歉,家宴改天吧,現在有緊急要事,你立刻回商會一趟!

    她也很著急,如同她對秦道邊說的,秦氏不想卷入仙庭朝堂之爭,目前的秦氏根基薄弱,還承受不起那種級別的風吹雨打。

    “呃…”羅康安愣了一下,疑惑道:“出什么事了?”

    秦儀:“見面再說!

    羅康安也感覺到了的確有要緊事,秦儀還是頭回這樣緊急召喚他,當即應下:“好,我這就回去!

    秦儀掛掉電話后又對白玲瓏道:“你親自聯系朱莉,要制作一組專訪,不管她那邊有什么事,都必須盡快帶一隊攝制組過來!

    “好!卑琢岘噾,立刻聯系操辦。

    秦道邊那邊也不敢耽擱,立刻安排了車輛送羅康安。

    車隊迅速離開秦府。

    途中,諸葛曼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也問羅康安怎么了,即將進行的家宴,咱們怎么說走就走了?

    羅康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想她卷入什么,這么個女人卷入除了添亂沒別的作用,遂半路安排人將諸葛曼送回了家,并甜言蜜語哄著,讓她回家準備晚餐,等他回去。

    車隊趕到秦氏時,正逢下班時間。

    羅康安緊急趕到了會長辦公室,秦儀正在等他,一見面便把情況給講了。

    羅康安聽后,頓時不樂意了,嘿嘿道:“會長,咱們管他死活作甚,那老東西之前可是想弄死我,想盡辦法的阻撓我帶回幻眼,已經得罪了他,為免他以后找我們麻煩,讓他倒霉豈非更好?”

    秦儀轉身,親自給他斟茶倒水,勸慰道:“有些人,我們是沒資格和他們去你死我活的,秦氏還太弱了,秦氏還需要時間,所以有些事情必須妥協,生氣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們是可以放任寂澎烈倒霉,寂澎烈也許會因此垮掉…朝堂上的事情我不甚了解,接觸的層次也有限,但我知道,寂澎烈能爬到這個位置,支持他坐上這個位置的又會是什么人?根本不是我們能招惹的起的人!”

    羅康安沉默了,也幸災樂禍不起來了。

    秦儀繼續勸道:“寂澎烈言語間也許諾了,這個時候幫了他,得罪他的事情就過去了,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個時候幫了他,外人最多認為我們是受到了寂澎烈的施壓,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們服軟也很正常。

    可若是故意讓寂澎烈垮掉,那就是我們在故意搞寂澎烈,就是在跟某些人作對了;醚畚覀兛梢誀,秦氏可以爭取自己的正當利益,但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針對的,我們斗垮了寂澎烈,會惹來更位高權重的人對秦氏進行打擊,那可不是周氏和彭氏背后的家族能比的,屆時秦氏的處境會很艱難的!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