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五章 劍
繁體切換

第九十五章 劍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八寶飯     書名:道門法則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說起端木崇慶以六張八階符布設法陣,陳善道也是由衷欽佩,這不單是出手豪闊的問題,更在于對符法的控制力問題,能夠同時施法六張八階符,試問天下有幾人能夠做到?

    “青丘之主也被端木大天師這一手震懾到了,因此,呂智束手之后,他主動將處置權讓給了咱們!

    說著,陳善道自袖中抖出一柄造型古樸的青紋劍,長劍懸于趙然眼前,隱隱泛著內斂的光澤。

    趙然打量著青紋劍,伸手觸碰,感受著其中蘊含的磅礴法力,問:“這是何物?”

    陳善道回答:“呂智原形是條八首八尾的巨蛇,已經修至二次化形的巔峰,妖丹神識化作此劍,堪稱頂級法寶,威力絕倫。端木大天師從妖丹中將此劍抽取,其生死便在我們一念之間。八神峰內是個靈力絕佳之地,端木大天師和潘元君準備進去閉關一段時間,我也要不能總駐于瀛州,此劍便交你看管使用!

    趙然有點不好意思:“那么多前輩在,我一個晚輩,收下如此重寶,怕是不太合適?此劍何名?”

    “劍名草剃!

    趙然小心翼翼問:“誰取的名字?”

    陳善道一笑:“當然是他自己,說是可以打草!

    趙然當即哼哼道:“這名不行啊。我改一個吧,以后改名天叢云劍!

    陳善道擺了擺手:“聽起來不錯,為什么叫這個?隨你了,你的劍,想叫什么叫什么!

    趙然滿意的將劍收了,打入神識,藏于氣海內溫養。天叢云劍甫入氣海,立時與呂智有所感應,恍惚中似乎可見呂智于某處地下抬頭看了過來。再瞧感應網中的呂智光點,就在八神峰西側的愛鷹山下。

    想了想,又問:“那,呂智……”

    陳善道捋須打斷道:“又逃了!

    趙然連忙點頭:“這妖物畢竟是二次化形,不急,耐住性子和他周旋便是。那我將北斗金鼎暫且先收起來?南歸系列滿負荷運行半年,應該大修了!

    一通忙活完,趙然登上無窮蓮座,看著下方漸漸變小的竹屋,道:“八神峰景致不錯,在這里待了幾個月,還有些不舍!

    陳善道問:“你要做好準備,在瀛州待上兩年了,準備把你的顧問府放在哪里?”

    趙然道:“先看看許師伯的意思吧,他的總督府準備安排在哪里?”

    陳善道指了指白雪皚皚的八神峰:“峰內靈力充沛,潘元君說讓他在里面好好清修,他沖擊合道雖然失敗,但氣海沒有受損,調整幾年,再鞏固一下,有望再來!

    趙然想了想道:“那回頭我讓人把這片竹屋擴建一下,總督府就設在這里。京都還不能著急打,先把周圍關西的繁華之地占了建道院,留秀吉兩年。我就還在江戶吧!

    陳善道問:“答應給青丘之主的五百萬銀子,何時可以籌備好?”

    趙然道:“隨時,您看什么時候給比較合適,咱們就什么時候給!

    陳善道猶豫片刻,道:“給吧,青丘之主沒有說,但咱們都明白,必是供奉納珍仙童的,大家也都想看看,銀子供奉上去了,會有什么變化!

    趙然當即在無窮蓮座上給張居正飛符:“從銀山封存的銀子中啟運五百萬,送到南島!

    張居正答應了,連忙去布置,這邊無窮蓮座已經飛抵橫須賀基地。

    許云下了戰艦,打量了一番,點頭表示滿意:“一年不到,這個艦隊基地有點樣子,陳師兄、致然,你們做得不錯!

    陳善道笑道:“滿意就好,這里現在是你的地盤了。走,看看你的下屬!

    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身后早已排好,趙然在旁邊給許云引見:“倫帶娣道長,也是九州閣的執事,將來瀛州十方叢林的方丈!

    許云沖倫帶娣點頭:“聽說過,落葉島的開拓者,將來瀛州的信力就指望你了。你家的梁逍游呢?”

    梁逍游在旁邊陪笑:“見過許真人!”

    趙然介紹:“老梁現在是顯靈宮駐瀛州分堂的堂主,也兼任小田原道廟的方丈!

    許真人贊道:“你夫婦二人堪為道門楷模!

    趙然繼續介紹:“張居正,字叔大,兵部侍郎,如今也是黃冠修為了,將出任許師伯您的長史!

    許云向張居正道:“年輕有為,貧道雖說出任總督,其實是來散心的,事情你多擔著,以后可要辛苦了!

    張居正誠惶誠恐的應了。

    趙然又拉過幾個人來:“瀛州都司指揮使曾汝明……稽查艦隊瀛州分艦隊權指揮使聽風道人……這是聽風道人的指揮僉事楊先進,也是河南號戰列艦的艦長……熊本一熊,原瀛州神宮的權宮司,如今是江戶駐屯軍指揮使……這些是仰慕大明的瀛州士紳代表,北條家氏居、德川家的家生……”

    當晚,江戶城中舉辦盛宴,為瀛州第一任總督許云接風洗塵,應付完這些場面,趙然、陳善道拉著許云又去泡湯池。

    許云額頭上敷著塊面巾,靠在池壁上,于氤氳蒸汽中閉著眼睛享受良久,道:“陳師兄、致然,你們當真是好逍遙啊!

    陳善道啜了杯酒:“我也是被致然第一次拉下水的,可別把賬算在我頭上!

    趙然笑道:“瀛州風俗而已,既來之則安之,要掌握地方,必得了解當地風俗,否則談何親民?”

    許云道:“明日我便去八神峰拜見師娘,在那邊清修,這兩年要辛苦致然了。不過我是真沒料到啊,你們居然算計起神仙來了,當真好膽色!

    陳善道問:“中原這一年如何了?在許師弟看來,納珍仙童的表現如何?”

    許云道:“也沒什么太出格的地方,就是索求稍大了些。張元吉在簡寂觀辦過三次大齋醮,供奉的銀子都是從庫房里出,聽說加起來耗費不下百萬!

    “真神下界,庇佑萬民,百萬還多?不多,將來奔著千萬去的!

    “那可就讓人頭疼了。聽說你們要交五百萬給青丘之主,聽我師娘說,他應該也是供奉納珍仙童吧?我也很是好奇,他究竟要那么多銀子做什么!”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