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道門法則 > 第九十二章 跑了(為老師你看他呀百萬盟補更之十)
繁體切換

第九十二章 跑了(為老師你看他呀百萬盟補更之十)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八寶飯     書名:道門法則

章節報錯反饋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聽說瀛州總督區的首任總督是許云璈,張居正當即就愣了。他如今是朝堂重臣,又入了修行,對這位金丹南宗領袖級的人物當然略知一二,如今只是因為遠在萬里之外,消息才有所閉塞。

    但他來瀛州之前,是知道許云璈在閉關的,閉關沖擊合道。

    趙然說瀛州總督區比照東海例,從煉虛中選任總督,那也就意味著……

    “許真人閉關失敗了?”張居正有些震驚。

    趙然遺憾的點點頭:“失敗了,未入合道!

    默認半晌,張居正再問:“沒出事吧?”

    沖擊合道失敗的后果是非常嚴重的,很大幾率會因此而身殞道消,如十六年前的武當陳真人,又如五年前的龍虎山張天師。

    趙然略帶疲倦道:“許真人只是受了輕傷,沒有太多危險,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趙然是從潘元君處得到的詳情,許云璈因為在張天師閉關失敗中得到了重大啟發,做足了功課,故此在失敗前的關鍵時刻及時收手,沒有遭受更大的反噬,這是他保住修為,甚至可以說是保住性命的原因。但從另一方面看,許云璈沖擊合道失敗后能夠全身而退,實在是了不起。

    至于瀛州總督,以前到海外擔任總督并不是什么好選擇,只是隨著這幾年三茅館的日益壯大,以及海貿生意的日益紅火,才讓大家意識到其中的巨大好處,瀛州總督的職位也才突然變得炙手可熱起來,何況所有人都知道,瀛州有銀山。因此,瀛州總督就成了僅次于真師堂的職位。

    聯席會議遴選總督人選、準備向真師堂報告的時候,有八位煉虛爭搶,一度讓聯席會議手忙腳亂,后來許云璈出關后表達了來瀛州擔任總督的意愿,別的煉虛才息了心思,能和許云璈爭搶總督職司的煉虛,一個都沒有。

    張居正還想說什么,就見趙然神情忽然凝重起來,趺坐于地,閉目不語。他知道趙然一直在助剿呂智,雖說無法理解高修們的手段,卻也猜到或許又是一個緊張的關鍵時刻,于是悄悄退了出去。

    圍剿呂智的戰斗的確出了意外,趙然的感應區中闖入了一個強度達到十一級、接近十二級的光點。在這個光點的接應下,呂智逃出了圍困他一個多月的包圍圈,鉆入地下逃走了!

    趙然還待飛符詢問究竟,陳善道的聯絡已經到了:“呂智跑了,致然注意搜尋!”

    趙然問:“出了什么事?似乎有瀛州高修出手?瀛州何時有如此高修?”

    陳善道回答:“失誤了!是八年前被靈狐老祖殺了的神宮第一修士安倍,懷疑是呂智以秘法復活,就在蘆湖底下生息,應該是呂智提前催動!

    蘆湖邊,靈狐、洪澤叟、潘元君飛上天空四下里搜索,陳善道、胡老頭等人探查瀛州第一陰陽師安倍的傷勢。陳善道搖了搖頭,緩緩起身不語,胡老頭則向地上的安倍嘆道:“能夠重生,多大的機緣,何苦跑出來再送一次?”

    安倍笑了笑,望著天空,眼中的神采漸漸消散,面容格外安詳。

    胡八郎走上來,伸手在安倍懷里一陣摸索,摸出個銀銅雙面陰陽鏡,高高興興塞進懷里,伸腳踢了踢安倍尸身,陳善道當即臉色不悅。

    胡老頭一把將胡八郎扯開,嘆息道:“也算是個人物,八郎,不要糟踐了,挖坑掩埋了吧!

    春娘琵琶一掃,奏出一串細碎如咽的琵琶音,曲調哀傷,胡八郎撓了撓頭,挖坑埋人。陳善道臉色和緩許多,沖春娘點了點頭。

    小田原城中的趙然全神貫注盯著自己氣海內的感應網,忽然感知到一個微弱的光點在向西北方向逃遁,強度變化很大,大多數時候感應不到,有時在一、二級間閃爍,偶爾會跳到三級甚至四級。

    如此強度的感應點在小田原城周圍遍布著數百上千,不加留意還真有可能忽略了,但趙然借助八個北斗金鼎組成的感應網能看到光點的移動軌跡,當即判明,其出發方向是蘆湖。

    比對標注線路,趙然立刻發出飛符:“發現可疑目標,往八神峰去了!已至御殿原!”

    八神峰是瀛州最高峰,在小田原城旁的箱根山上就能看見,御殿原則在蘆湖西北七八里外,不到片刻工夫就從地下遁行至此,可見呂智遁速多塊!

    這個位置,已經快要脫離趙然的感應網絡,幾乎就在邊緣。趙然立刻沖出早川居所,云靄百合被他拋出來,剛剛打開瓣葉,趙然已經沖了進去,迅速升空,在一片驚詫中飛往御殿原。

    同時,空中八架南歸系列飛行法器在他的神識操控中向著西北方向整齊移動,繼續以感知范圍籠罩住移動中忽暗忽明的光點。

    呂智隱匿著自己的氣息,以天賦遁法在地下遁行,其俗極快。以往多次和青丘之主的斗法中,都是以此遁法逃脫。他這次感知到小田原地區劇烈的斗法征戰后,提前潛至附近的蘆湖,在瀛州軍即將潰敗之前現身,滿擬著一擊即走,將瀛州軍的實力保存下來。

    他也做好了面對青丘之主,或者道門高修的準備,但從沒想過,剛從蘆湖出來,就陷入了對方的合圍圈中,就好似預知到了他的出現地點一般。

    困境中堅持了一個月,憑借著天賦遁法,一次又一次躲開了那個被稱為潘元君的大修士打出的陣圖,終于抓住機會逃了出來。

    只是可惜了安倍,他這次是真的活不出來了。

    接下來應該怎么辦?這個問題呂智一直沒有考慮好,但有一點無疑是明確的,有了明人的加入,瀛州的處境將會越發艱難。

    他忽然靈光乍現,想到一個良方,要不要去大明打殺一番?你殺我的子民,我就殺你的信眾,你只要不在瀛州收手,我就在大明一直殺下去!

    正在考慮這個方法的可行性時,呂智感到前行的速度慢了下來,遁法似乎出了問題……

    不對,不是遁法出了問題,而是這地下越來越堅硬,除了堅硬外,還在向內擠壓!

    呂智大驚,被這股龐大的擠壓力壓得幾乎氣息羸弱,再有片刻,他就要被擠在這黑漆漆的巖石泥土之中無法動彈!

    這是他從未體驗過的危險,不假思索,立刻向上,幾乎快將本尊化形出來,這才勉力從已經堅硬如鐵的地下鉆出。

    然后,他看見前方一棵大杉樹的頂端坐著個老道士,正在將一張符紙收回袖中。這老道士他從來沒見過,但散發出來的那股若有若無的威壓,與青丘之主幾乎不相上下,比洪澤叟和潘元君不知高出多少!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